决定送走容恬、送走容恬,到现在恍惚了快2个星期,被一个私养的天马种草!但是前娃娘说舍不得要考虑一下;然后我又种草了森林和人鱼柴郡猫,并且闲鱼上正好有人出柴郡妖头白鸡。唯一的遗憾大概是妖头。想要人头呢。结果今早醒来看到信息说前娃娘愿意割爱天马。结果太开心导致口红和唇膏丢了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最喜欢的口红呢!下班去金桥面交了天马!今天买了好多小衣服什么的!周末打扮起来~

【剑三】将军百战死 其一

    我有一个师傅,住在终年积雪的小遥峰上。

    彼时初遇,我未满十岁,无父无母,跟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儿在明教附近的一个驿站行乞。师傅踩着一双绣了祥云暗纹的净色靴子,穿了一件缀着雪白毛领的红色大氅,腰间别了一柄形状奇异的笛子。她俯下身子凑近我,带起一阵淡淡的香气,好像草药,有点涩,却又偶有清甜夹杂其中。她半张脸隐在面纱下,双瞳剪水。她说,走吧,陆玄明。
    于是,在我兀自怔愣时,就被一个背着两把刀的青年掳到了小遥峰。这个背着两把刀,还能一边像扛麻袋一样抗着我,一边小心翼翼搂抱着我未来师傅的青年...

不负如来不负卿。太难了。
年初二就开始和我母亲因为结婚吵架。战火直接烧到了外婆家。难得见外婆都弄得很尴尬。我不想这样,但是真的义愤难平。怄气不好,但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年纪越来越张,独身的很多习惯越来越恶劣,人自私得不愿意被侵占领地。男朋友三个字就好像是魔鬼一样,会占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生活把我的一切都变得糟糕。
一辈子的温柔都用完了一样,我没办法对着想成为我丈夫的男性友好相处。我大概已经心理有疾病了。害怕、畏惧,我觉得我可以在任何方面做的尽善尽美,唯独结婚,大概不行。
心里有个人,想要共度一生,不过那样就会不孝。在我母亲心中那会是惊世骇俗、与社会违背。我也无法。
心里的人也不爱我,大概只是习惯...

我娘是个强迫症+洁癖,我爹是大男子沙文霸权主义,我大概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幸福而又扭曲的成长起来。比起坏成绩或不思进取的兄弟姐妹们,我算是个乖孩子,然而却是所有同辈中,内里烂的最厉害,最离经叛道的一个。
所以,我是个伪善者。

比较曲折和莫名其妙的,就接了bjd,还是一接就两个。觉得无论如何要马一个,毕竟今天孩子到家的。

看了#东离剑游记#,然后突然就关心起bjd。又因为压力大,就想买点什么来发泄。一直都找不到#龙魂#家的现货#凤鸣#,但是又很中意,结果就在决定放弃接娃的那天,看见了有人转。并不是完全合心意的身子,但是前娃娘私养照很棒。于是结果就接了凤鸣,还有#容恬#。

刀田一送给你,一腔温柔你要给你不要扔了。老子就是心里不痛快。活生生被劈腿,人生简直呵呵呵。
玩儿蛋去吧。

我的大学在干嘛?小狮子说我在烦她。
:-D 烦着烦着,她就成为了我的。
时间让我们之间沉浸下来,在经过那些黑暗,终于开出花来。
而同时,时间也让我悉心呵护的花朵偷偷被摘走,小蛇一去不返,整个世界顷刻崩塌。我以为这几天自己被忙碌的工作折腾,已经暂时痊愈,原来还是血淋淋,溃烂腐败,蔓延全身。
爱情半身不遂,精神腐烂不堪,好像航船失去目标,茫茫的汪洋里颠沛流离,四周只有毫不留恋的风和冰冷冷的海水以及遥不可及的天空,连一只飞鸟、一尾鱼都没有。太过安静而苍白无措。
狮子和蛇就像一座总有偏颇的天平,从前在狮子那里的不安会被蛇的小意温柔抚慰,而如今,却企图借由狮子来填补蛇的窟窿。
唯愿此生,你们都不曾与双鱼相识相知相缠...

昨天生日,收到快递。今天特地去单位取件。非常喜欢的礼物,因为是最喜欢的鹿。寄件人是淘宝,想着是不是要朋友圈问一下哪位真爱给我寄的爱的祝福,竟然还如此贴心的送了我的心头好。结果发现有张纸,打开一看,顿时情绪失控,一脚油门下去直接超了好几辆车。里面有一首诗,没有署名,但是,这个世上,我允许的,会喊我媳妇儿的,只有这么一个人。
四时常相望,晴日共剪窗。
我溃不成军,你却一无所知。那些汹涌澎湃,你无法洞悉。我不该怨我的小蛇,她本是无辜。是我在驯养她的过程,先将自己驯化依恋,无法割舍。
年岁逐年上涨,越来越喜欢《小王子》。大概因为在我身上,也发生着这样的故事。小王子的玫瑰和狐狸,我的狮子和蛇。
最近情绪失控,非常糟糕,然而世界一无所知。

回信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是欲语泪先流。

宁天下人负我 我不负天下。

我的小蛇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。被一个我讨厌的男人拐走了。
原来我的小蛇从来都不相信也不知道,我是真想和她过日子。十指相扣,岁月如歌。她都不知道我根本没在生气,我其实只是哭的肝肠寸断了。
无可挽回。再难续。

在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格之前,我首先是女儿。
是我输了。

1/8

星 光 庭 院

©星 光 庭 院
Powered by LOFTER